宴山

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

难觅

“陶枕冰,是我的名字,小时候淘气,还有个小名 ,叫小疯,后来爹爹嫌好听不好看,便改成小风了——娘家人,记住了。”她话音没落,好像极难为情似的,眨眼便不见了。

樱飔,我是极倾心这个女孩的,初见时那装愣卖傻的模样更是一笔一笔尽数绘于我心。她是修罗花,却也是清桓口中无可奈何的樱丫头。身负血海深仇,踽踽独行,却又亲手杀死了自己黑暗中一直以来的光芒 冰冰。怕是又心甘情愿的成长。

广泽旧事里面清桓郑越我并不是太心悦的。总感觉太过真实了,他们之间的丝丝考量与无奈,我深知它们存在的必要性,却又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

其实不过是个人的抉择,并非人人都能像肖兆一般爱的彻底又放肆,无所顾忌。若阻即杀,纵使心魔作祟堕入魔道也是甘之如饴。

可是清桓郑越显然不同,他们若真能时时随心所欲却又不是他们了。世事不由人,怎奈他二人终究是情深不悔,从这破落死局中挣出了新生罢了。可这般生不由己,便是他本领通天如何,其中艰辛,我不愿看也不愿尝。

小说的迷人之处大多在于此番气运能力总是不同的,让人心中憧憬非常。

初读广泽旧事,就被其中的怨念惊诧了,怕真正是现实的缩影,哪有那么多正人君子哪有那么多一见钟情生死相随,生不由己便足以令人无奈了。

万幸从未放弃。

风长路远   虽不能至  心向往之。

emmmm我看的日漫其实屈指可数。
有幸,黑子的篮球是其中一部。
恩黑子火火阿征翠翠青峰小紫包括高尾樱井金吉日向铁心仙贝笠松等等等我都是很喜欢的。但是怎么说呢,可能自身更心水二黄这种趴
你永远不是一个人。
二黄就是很可爱很萌很正义很团结很友好很上进的男孩子啊
实话说日漫有很多,可能会比前几天的国漫更让人难以抉择。
可是怎么办呢就是心水黑子的篮球,就是心水我的小凉太阿
所以小可爱们,如果可以,请投凉太一票嘛∠( ᐛ 」∠)_

入古风坑很久了。听的古风歌越来越多,可是总有点莫名的遗憾,再没有初听河图之声惊若天籁的迷恋。

后来与大哥谈到此,原来一句靡靡之音,便说出了我心中万千感慨。

这首歌也是众多古风曲中一路循环,刹那惊艳了我的,那句“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
便足够了。当真是蓝田日暖玉生烟。